清晨七点的天光深沉,明孝陵深深浅浅的绿、或浓或淡的红包裹住我的身体,浸淫沉醉在春色明艳中。

南方温热的天气,梅花已经盛开至凋落,少数的枝桠挂着的花儿鲜艳欲滴、吮吸着清晨雨露。地上散落着轻轻飘零的花瓣,如同凄美的笑靥。

神道出现的时候几乎是很突然的,就这样,一字排开的各种石兽延伸向东方,沉静而安稳,经历了几百年风雨日月依旧坚韧地目视前方,守卫着纸业黄脆的那段历史。缓缓走在神道中,内心怀着崇敬和虔诚,抚摸着石兽,感受着岁月的刻痕,为了匠人的劳碌,为了时光的斑驳沧桑。道边的树枝四散伸向天际,透露出云层之后淡淡的晨光。

樱花花开成簇,拥挤地挨在一起,纯净的白色在光影中定格。

再次看到古老的城墙,细石紧密地堆积在一起,构筑成厚重的墙面,这是四方城,赑屃背负着沉重的石碑,在这片残留的故城中坚守着岁月。指尖碰触过历史,仿佛是感受到了那时的深沉,就这样把一切记在心里,我曾走过的。

孝陵比想象中低调含蓄,沧桑只留在了城墙上,依然见到了砖石面上刻得烧制责任人,即使在六百多年后,仍可对当时的匠人追责。宫门内早已空空,成了兜售旅游纪念品的店铺,喧嚣弥漫,唯有阴冷微腐的气息暗示着,这是一代帝王的陵寝。殿后是一座小山,沿着小路蜿蜒而上,简朴如同野山。绕着山旁的道路再返回宫殿,斑驳的宫墙环绕陵寝,我环绕着宫墙,一代王者朱皇帝,再会。

中山陵显得工整严谨,九十年前的建筑依然严丝合缝,光亮如初,这里沉睡着一个受人敬仰的革命者,镌刻的字迹也是闪着金光,蓝色琉璃瓦在阳光下如同宝石,刻画的纹路映衬着复杂的构造层层叠叠,每一处角落都是值得反复揣摩。

美龄宫极尽奢华的展现在眼前,这个小别墅展示着当年国母般的宋美龄当年魅力与才华,直至今日仍受人瞻仰,最好的工艺和材料构筑而成的房子,布置精妙的格局,还有无限风光。

无梁殿、灵谷寺,依旧是默默地感受着,时光静谧,吾愿追随岁月,感受青灯古佛下浅淡的初心。

夜晚的秦淮河风韵而绰约,各色的花灯闪亮,白壁青瓦马头墙在灯光映衬下更是古韵悠长,游人如织沉醉在千年秦淮的风流佳话中,想象着当年才子佳人赏月游乐、吟诗作对的旖旎光景。贡院北苑博物馆倒映在水波中如同幻境,天地玄黄字迹映在水影里如同魔咒更是撼动着心魄,馆内设计精妙,甚至顶灯都是白纸黑子的布置,一件件当年千军万马赴考的用具陈列,一位位曾经与贡院千丝万缕联系的骚客留下印记,这个广聚天下英才的考场当年的熙熙攘攘如同身临感受,百年风雨已过,往事沉淀,唯有旧物可以怀恋,唯有故事可以回味。

夜色中,坐在秦淮画舫,嗅着内秦淮湿凉的水汽,看着河面映衬着灯光潋滟,再次听着语音讲述着河畔曾经发生的故事,每一座桥、每一处亭、没一抹字迹,岁月沉淀,却留下了流传恒久的佳话,只关乎诗情、只关于风月。白日里的秦淮河畔看得通透,而在夜色中、在波影中,一切都是朦胧的境地、周遭都是涌动的情怀,河水吸纳了夜色,又披撒上了光点,随着微风流淌,随着船游荡漾。

中华门,老门东,玄武门…

一个人因为故事让人沉醉,一座城因为沧桑而引人流连。

云顶娱乐,南京的城墙绕着古金陵,历经风雨依然戍守着这座城,砖石早已斑驳却依然坚韧,或许永远地这样巍然站立着,望着来往人群与匆匆时光。

N.s

2015-4-1 11:21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