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严禁渔期

中国水产频道报道,

7月26日,葭沚菜市场早市 禁渔期间,菜市场本不应出现非法渔获物买卖,但是,买卖几乎每年禁而不绝。 今年,浙江省提出“三不见”的伏休管理目标,即海上不见违规捕捞渔船,岸边不见违禁网具,市场不见新鲜渔获物。这一目标出台,引起广泛关注,行业内称为“史上最严禁渔期”。 如此之下,今年休渔期,我市水产市场情况如何呢?近日,记者得到市民反映,椒江的餐桌上仍然有该禁的“白鲜”,也有菜市场还能买到“白鲜”。记者在之后的走访中发现,椒江确实有菜市场在叫卖“白鲜”。 一分钱一分货,“白鲜”生意火爆 7月26日早晨6点未到,椒江区葭沚菜市场水产区人声鼎沸。 这里,有两家摊位人气最旺,围满了提着菜篮子的大妈。一家摊位大量售卖带鱼,另一家则主卖鲳鱼。 “这带鱼是‘干’的。”摊主从摊位底下抱出一白色泡沫箱,倒出整整一箱子带鱼。所谓“干”,即是鱼没有被冰冻过——这意味着一般是从船上装箱直接到菜市场。 记者发现,这一箱带鱼被倒出时,仍然保持着挤压过的“箱块”状态,鱼的表面未有冰冻痕迹。 等待买鱼的人群准备挤上去。卖鱼的摊主双手护鱼,“不要抢!不要拣!不然我不卖了!” 显然,他对自己的货很自信,“这些大的25元一斤。”摊主又指着较小的带鱼,“这鱼8元一斤。” 越小的鱼卖得越便宜。买卖二者之间,仿佛有了默契,买的人也不挑,指了几条。摊主放到电子秤上,称好,付钱,马上换下一位。 记者了解到,当天市场,最便宜的带鱼卖到5元一斤。 记者询问了一位买了带鱼的市民,她买的是8元一斤——“这鱼应该是前一天捕捞上来的。”她对鱼并不是十分满意,“但确实没有冰冻过。” 这位市民表示,她常年在这里买菜,和这里的经营户也都是老生意,“‘白鲜’这里天天有的卖,大家都信得过,没啥多话。” 卖鲳鱼的摊位,是一堆小鲳鱼,半个巴掌大小,卖20元一斤。摊主是一名黑衣男子。等摊面上的小鲳鱼卖得差不多了,他提上来一个白塑料箱,箱子里的鲳鱼更大一些,看上去很新鲜。 买鱼的大妈们都是识货的,伸手验了一番,开始讨价还价。“25元一斤,要买就快点,等一下就没了。”黑衣男子敦促道。 没几分钟,一大箱鲳鱼,卖去了大半。 非法捕捞、买卖现象难追踪 7月27日,记者再次来到椒江区葭沚菜市场。和26日一样,市场上仍有“白鲜”销售。因为摊主坚持不能挑拣,记者在一家水产摊上随机买了一些“白鲜”鲳鱼,之后量了一下,大多鲳鱼的叉长在100mm-130mm之间,均达不到海洋渔业资源可捕规格。 “市场里买卖新鲜鱼,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。”一位知情的市民告诉记者,一个星期前,他还见摊位上卖三手指大小的鲳鱼。 在菜市场,记者也没有见到禁渔相关信息牌。 葭沚菜市场离台州水产品交易中心比较近,记者随后来到该中心,这里在整修,有工人在施工。大门口显眼处,是禁渔期的宣传牌。 据一位曾有多年批发水产从业经历的人士告知,摊贩进货在后半夜进行。至于货源,只有摊贩和进货方知晓。而进货的时候,多有盯梢的人。“如果是生人,也不好进去。”该人士表示。 禁渔期内,非法收购渔获物可入刑 记者了解到,为了加大力度保护东海渔业资源,依法严厉打击渔业领域违法犯罪行为,本月,市人民检察院、市中级人民法院、市公安局、市海洋与渔业局、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、市公安边防支队等部门联合出台了《关于办理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》。 《纪要》显示,“公司、企业等以单位名义实施非法捕捞水产品犯罪,非法所得归单位所有的,是单位犯罪。单位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,对单位判处罚金,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,依照法律规定判处刑罚。” “非法捕捞水产品犯罪的,应当重点追究主要获利者、组织指挥人员及主要操作人员的刑事责任。对于被动消极参与,仅领取一般劳务工资的非法捕捞的船上普通雇员,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;但对于主观故意明显,主动积极参与或者多次参与等情节相对较重的船上普通雇员,应当追究刑事责任。” “在禁渔区或禁渔期内,非法收购渔获物,与非法捕捞人员事先有共谋的,根据其地位和作用,依法以共同犯罪论处;事先没有共谋的,依法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论处。” 换言之,在禁渔区或禁渔期内非法收购渔获物是要入刑的。从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,依旧有人钻空子,以牟取非法利益。 对于菜市场售卖非法渔获物的现象,本报将继续关注。 7月27日,记者在葭沚菜市场一家水产摊上买回的“白鲜”鲳鱼。 2015年,浙江省立法保护渔业资源,明确18个重点保护品种及最低可捕规格 记者手记 给鱼儿喘息的机会 采访中,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,不是鱼摊主的吆喝声,而是市民买鱼时的眼神。 禁渔期,禁止非法渔获物买卖,已宣传多年,卖者抑或买者,是非对错,其实都心知肚明。 然而,当一篮新鲜鱼摆上货架,人们的抢购热情,令我惊讶——这大抵是禁渔期非法捕捞屡禁不止的缘由,人们对于鲜货的狂热追求,给非法行为的滋生提供了土壤。 人都是自私的,但人又会理性思考。 “夏三月,川泽不入网罟,以成鱼鳖之长”,早在夏商时代,古人就留下这般教训。人若向大自然索取无度,到头来,往往造成残酷后果。 东海护鱼,除了政府应承担监管责任外,民众也应树立拒绝买卖非法渔获物的意识。 给鱼儿们一个喘息的机会。保护鱼类的繁衍,海洋资源方能绵延不绝。 :禁渔期 三不见 白鲜 水产养殖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