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云顶娱乐,兰圃

发表于 2000-07-25 07:57

坐出租车奔兰圃,一路上开始感受到广州的繁华与热闹。兰圃位于越秀山西侧
。我开始并不以为然,这么小的地方,这么贵的票价,有什么?
而一进门的郁绿夹道一下子把我带入另一个净界,使你不觉得是在广州。顾名
思义,园里广栽兰花,有近万盆,又有兰棚,品种达百种以上,有不少名种。有的
正值艳期,花娇叶媚,煞是喜人。园形狭长,却有乔木、灌木、观赏花卉、竹林、
水池、拱门、景石、草地错落其间,令人目不暇接,小中见大。我最爱惜阴轩的竹
篱茅舍,极古雅,又有桥、蕉相配,叹为观止。园中静静的,绝少游人,我们可以
尽情地享受这份清幽。真是一悠闲风雅之所在。 我又发现了一丛“花市幽兰”。
在翠竹掩映的小径曲折而行,不知不觉拐入一座古屋的后门。进室方知正是我
们要去的茶室--兰蕙同馨。
Juha夫妇静静地坐在古式红木大理石靠背椅中,小憩交谈。服务员备好茶便进
了自己的房间。透过屋窗,见外面一池绿水颜色凝重,却有两只白鹅浮于水上。
我出厅坐下,临池品茗。一抬眼,见屋外拐角处一美丽少女坐在那里观水。衬
着这栏杆、古几、红椅、绿水、白鹅,以及彼岸无尽的幽兰,恰似一幅绝妙的工笔
重彩的美人凭栏图。使本已远离尘世的兰圃,又添一份生动的韵味。
正当我痴望时,“美人”却走出画面。
“你带的客人吗?”“哪国人呀?”她头发光洁,面容细腻,仿佛江南水乡女 子。
“我也是北京人。”她说。“大学毕业后分配在航天部,辞了职来广州,也去
过深圳、珠海和惠州。”
“我做过很多工作,干过秘书、会计、推销员、服务员、教师、售货员。”
“原因很多,最主要的是与老板的关系太密切了,也就离开了。”
“现在又是这样。又有时间出来玩了。” “我还有积蓄。”“住在亲戚家。”
“父母当然担心啦!好在鞭长莫及”。
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岁月划过的痕迹。我不知道她的心里怎样,也许她追求
着自己的生活,所以坚强而自信。 我问:“你轻松吗?”她嫣然一笑。
Juha夫妇要走了。我们告别。
坐在出租车里,我想看一眼越秀山上的五层镇海楼,却一眼看见那“美人”在
街上走,一闪便淹没在拥挤的人群中了。 我想起我的妹妹。谨以此文,给她。
Juha喜欢文物,在玉器街的上百个小摊中穿出,他说要去国营的文物商店。于
是打的前往。下车后,见路旁有人卖香蕉,比一般的短、粗,他告诉我是蕉乡东莞
的品种。我买了几只,边吃边看瓷器。香蕉果然香甜嫩滑。Juha看中一祭红古瓶,
康熙年间,不知是什么窑的产品。他毫不犹豫地用一千元买了下来,兴高采烈地打
道回府。途中转道新华书店,买了那本港版的“中国古典园林”图册。以补昨日之
憾。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广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